三分28-首页

                                                                来源:三分28-首页
                                                                发稿时间:2020-06-02 08:34:30

                                                                《华盛顿邮报》说,蓬佩奥精明地与一位善变领导人相处,但越来越明显的是,他既缺乏美国外交官的支持,也缺乏美国最亲密盟友的支持。美国显得很孤立。俄罗斯政治分析家米罗诺娃对“今日经济”网说:“我认为,特朗普将有一个非常糟糕的结局。当真相大白时,他会受到世界的评判。”21日晚,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议程公布,会议将审议《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决定(草案)》议案。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21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这部被港媒称为“港版国家安全法”的法律的订立,并非仅意在平息香港自身的乱局,更旨在防止香港问题对整个国家构成安全威胁。这一行动意在向外界释放明确信号:中国政府在捍卫主权和国家安全等基本利益和原则时,“将不惜一切代价”。

                                                                这名香港事务权威学者对《环球时报》表示,在近一年来巨大的内外压力下,香港特区政府管治能力被不断削弱,中央对特区政府在短时间内进行《基本法》第23条立法已失去信心。“香港立法会内程序冗长且冲突众多,且即使成功立法,该法律的有效性和力度也不可期。”

                                                                《纽约时报》指出,这些秘密会谈都是蓬佩奥在考虑竞选堪萨斯州参议员,并在制定2024年竞选总统的计划时进行的。

                                                                刘兆佳同时认为,“港版国安法”通过后,美国借《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对中国发难的可能性也不小。但他提示称,去年美国通过该法案,本质上也是一种对中国到底有多大勇气的“试探性威胁”。“现在中国恰恰是以香港问题为例,向美国释放出明确信息:在涉及国家主权和政权安全的问题上,中国决不可能让步。这一强烈信号同样是对台湾当局和其他海外分裂势力的一种严肃警告”。美国媒体披露,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公务旅行期间经常中途做短暂停留,密会共和党的重要捐款人。这是近期美国媒体揭露的蓬佩奥的最新丑闻。

                                                                报道称,在这些事例中,蓬佩奥都不会将这些秘密会面写进其公开行程之中,他和他的助手也会避免告诉媒体记者,尽管媒体事后有时会披露出来。

                                                                去年年底,有媒体披露蓬佩奥有意竞选堪萨斯州联邦参议员,但是寻求的捐款金额超出了竞选参议员的需要,外界猜测蓬佩奥可能有意在2024年参加总统竞选。

                                                                《纽约时报》评论说,作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最忠实和最具权力的助手,蓬佩奥从没有试图隐藏自己的政治野心,但是他选择不披露这些显然与其竞选计划有关但是却由纳税人承担的会面。

                                                                “此前,一部人始终抱有幻想,认为中央政府害怕香港民意反弹和美国制裁,不会采取更果决的手段,因此他们无需付出很大代价就达到自己的政治目标”,刘兆佳表示,此次中央出手后,他们需要重新衡量一下,到底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来达到目的。

                                                                蓬佩奥也有他的私心。《华盛顿邮报》21日称,蓬佩奥推行外交政策时,脑子里想的都是国内观众。他用公款在国务院宴请亿万富翁、最高法院大法官、政界要人和驻外大使等。蓬佩奥在世界舞台上代表美国,不幸的是,他似乎是在为国内观众表演。英国《泰晤士报》说,蓬佩奥被指在为自己角逐白宫铺路。

                                                                “港版国安法”一旦通过,会在香港内外引发何种影响?刘兆佳指出,这势必将在港内激起部分激烈的反弹,不排除一部分人采取极端的“抗争”手段;但另一方面,中央借此展现出的决心和意志也会改变一部分反对派的心理预期,未必不利于香港局面的扭转。